九万里悟道 终归诗酒田园
 

又到啖荔时

        佳句欣赏:

        日啖荔枝三百颗

        亦是人间好时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雅皮先生作😂😂


        火热六月,蝉鸣荔熟,正是莞人三五成群相聚荔枝树下任性啖荔的时节,“日啖荔枝三百颗”似乎自古以来就是上天赐予我们土著专享的口福!

        吾邑东莞乃传统荔乡,始盛于宋,明已记载“荔枝至东莞渐多渐佳”,而天顺《东莞县志》载:“荔枝色如渥丹,味甘始饴,其种不一,盖岭南之佳品也”。 90年代以前,东莞荔枝的种植面积、产量、品质均在全国首屈一指,直至工业化的今天,仍留存十数万亩的老荔枝林。近二三十年,随着种植面积的此消彼长,高州、惠州的荔枝小有名气,但论品质就不在一个档次了,就好比广东绿茶之于杭州龙井,当然,你也可以拿中国足球与巴西足球来比喻,差距就这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工业化带来了财富,也让土著们娇气起来。随着勤劳的老土著们逐步淡出,年轻的土著们不愿意传承栽种,也经不起劳作之累,祖辈留下的荔枝林大部分都承包给“莞漂”们。密斯脱罗就是众多务农莞漂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 密斯脱罗来自贵州安顺,36岁,布依族。安顺没有荔枝,罗并不懂荔枝,十年前来莞时罗受雇于早期承包荔枝的同为莞漂的台湾人,学懂了荔枝栽培管理的活儿。打工两年后老罗辞了工,在大朗石厦村独自承包荔枝园,挣到了钱买了汽车,并把家人亲戚都叫来东莞一起干,把石厦村几个山头的荔枝林包下来,罗也一下子在家乡出了名,众多乡亲竞相仿效纷纷莞漂 。如今,东莞惠州一带大部分荔枝林成为了贵州人的天下,他们在荔枝林里安营扎寨,养鸡放牛,生儿育女,肆意生活,好不安逸。同时,他们也逐渐主宰了荔枝市场,不知不觉中成了荔枝新的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他水果相比,荔枝算是个娇气小姐了,她们只生长在北纬18-29度之间的温润地带,品质好坏主要看当地的水土,而产量则取决于开花结果期的雨水、气温、台风等气候因素,故荔枝的大小年十分明显,小年时挂果稀疏,大年时红红火火满枝头。又因荔枝保鲜十分困难,不好远销,大部分就地消化,因而大小年卖价迥异,小年时最贵能卖五六十元一斤,而大年能便宜到三四块钱。今年是少有的大年,密斯脱罗们从没这么忙累过,但因卖价低廉,收入并不比往年多,荔枝的丰收并没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喜悦。与老罗同样繁忙的还有某丰快递公司,他们的荔枝专递生意火爆,但截然不同的是,他们的收费是越来越贵,寄往省外的荔枝,运费竟是荔枝价值的三倍!现实世界就是这样,暴利永远只能是寡头的专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罗说,现在承包荔枝已不能签订年限了,只能包一年算一年,因为房价的疯涨,这些荔枝林不出几年就得让位给楼盘。这不由得土著们不担心,若干年后,莞人“啖荔三百颗”的光景也许不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2018.06.30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热度(14)
© 雅皮 | Powered by LOFTER